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挽明 > 第822章 梦想二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在朝阳门车站的站台上离开了日本使团之后,张溥便带着两名家仆独自出了车站,雇了一辆出租马车入了城。在马车夫的介绍下,张溥在进贤街附近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这家客栈平日里接待的大多是入京考试或游学的士子,因此房间收拾的还算干净,即便是略有些洁癖的张溥看过了房间之后也感到了满意。

    虽说他这几年被流放于海外,但是大阪大学作为一家依靠赔款修建起来的大学,给与聘请教授学者的薪金可是相当丰厚的,比如张溥就拿到了80大明元每月,如果再加上幕府给予的外国学者津贴,他一年的收入就是1200元左右,也就是一名普通日本工人年收入的20倍,一名大明普通工人年收入的15倍。

    张溥最终租下了一个独立的跨院,租期三月,租金为45元,包中、晚两餐。解决了在京城的居住问题之后,他看着天色还早,便令一名年纪较轻的家仆在院内整理行李,自己则带着一名老仆,前往了东直门。

    约莫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张溥终于找到了位于东直门内北小街针线胡同内的范宅。他随令老仆上前叫门,并将四海贸易公司驻日本代表交给自己的信件送了进去。

    不久便有一位年轻人匆匆的跑了出来,对着张溥行礼后礼貌的说道:“多谢张先生千里迢迢带来三叔的家书,不过父亲现在尚未回府。先生可否留下一个地址,也好待家父回来之后,让在下回报。”

    看着对方虽然客气但并无意邀请自己入内的意思,张溥也无意报上自己的名号,只是留下了自己在京城的寓所地址,便带着家仆施施然离去了。

    离开这边之后,张溥也不急着回府,而是慢悠悠的在京城逛了起来。距离他上次来京,也差不多过去了十年,那时候京城的街道才开始整修,许多地方还是黄土铺填,一旦遇到雨水天气,这街头就是一处接一处的烂泥潭,如果是骡马经常经过的地方,更是多了一些牲畜的粪便作为烂泥的养料。行人经过不仅要担心弄脏了衣服,酸臭味更是熏得让人屏息快跑。

    而天气即便晴朗起来,这街上晒干的干土粪便遇到大风天,也是能够刮上天去,污了大半个城市的住户家里的。不过这十年过去之后,小巷子里大约还依旧保持着原样之外,这大小街道上都已经浇筑上了混凝土,还以废砖和小方砖铺设了人行道,再加上街道两侧设置的排水沟,人走在这硬化的路面上,终于不必担心踩进什么不明物体构筑起来的烂泥潭里去了,更不必掩着鼻子逃离某些路段了。

    更让张溥感到惊讶的是,在主要街道两侧的人行道上,不仅修建了大量花坛,还有着许多用于照明的路灯。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走在这样的街道上,显然都很让人放松。在张溥的记忆中,还从没有一个城市搞过这么大面积的城市绿化和照明工程呢。

    哪怕是富裕无比的南京、苏州和上海,也最多只在富商缙绅门前有着这样一点绿化和夜晚的光明,其他大部分的城区街道都是放任自流无人管理的。

    在惊讶于京城衙门在这种小地方的奢靡之外,张溥同样也看到了这座城市中普通百姓的勃勃生气。这不是京城百姓居于天子脚下,对外地人高人一等的傲慢和炫耀,而是真正对自己眼下生活充满希望的活泼生气。

    起码在十年前,他所看到的京城百姓大多是神色匆匆,弯腰缩头的走在路边,唯恐冲撞到什么贵人。而豪门贵仆则一个个昂首挺胸的走在道路正中,为自家主子开路,队伍前面的百姓稍稍躲避的慢一些,他们轻则当场斥骂,重则挥鞭驱赶。

    对于这样的京城面貌,几乎人人习以为常,最多也就是一些读书人非议下谁家过于跋扈,未尝有人敢站出来当众指责,这些勋贵豪门这等出行的方式是错误的。在这样的社会之中,百姓也只有在自己家中才能松上一口气,在外时那里还能活泼起来。

    但是现在的京城之中,不仅人车各行其道,就是车辆也统统都要靠边而行。再无过去那般,达官贵人的车架一动,就要堵住整条大街,把其他人马赶到两侧去的威风了。张溥同时也确认了,原本贵人、妇人出行常用的大小轿子已经很难看到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马车和人力车。

    勋贵豪门出行的方式变得低调了起来,虽然这让他们的出行失去了不少威势,但是在张溥看来,现在的京城交通却极为井然有序,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特别是那种在轨道上奔跑的马车,快捷廉价还很方便,只是完全抹去了乘客的阶层之分,这也许会令某些人感到不快吧。

    当张溥于夜色中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后,这一晚左思右想,久久未能合眼睡去,不过在临睡去之前,他倒是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选择,认为自己这一趟京城没有白来。

    第二日快要响午的时候,正在房内翻看报纸的张溥便接到了家仆的汇报,言一位姓范的商人前来拜访。张溥一听便知道了来人是谁,他一边收起了桌上的报纸,一边对家仆平静的吩咐道:“你去请范员外进来,再去准备一些茶水上来。”

    在这名仆人的引导下,大明四海贸易公司董事范云昇走进了跨院,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正房台阶上的张溥。和他儿子相比,了解张溥身份的他可就热情多了。范云昇赶紧快走了几步,弯腰对着张溥行了一个大礼,这才直起身子说道:“张先生归国的事,我前些日子收到鸽书时已经有所了解了。不过犬子并不知道这件事,因此昨日才显得有些失礼,未能将先生留下,还请先生恕罪。”

    过去张溥对于范云昇这样的商人,一向是拿来当钱袋子用的,至于平日里则并不待见。反正他当日风头正劲,组建的几社、复社更是把江南才俊都一网打尽了,又有哪个商人敢在他面前摆架子。因此他对于商人的态度,从来都是招手即来,挥手则去。

    不过在海外流浪了这么久,张溥倒是改了不少脾气,今日见到范云昇对自己颇为恭敬,他也就顺势走下了台阶,握着他的双手笑容满面的说道:“范员外客气,此次入京还要多多仰仗员外,谈什么恕罪不恕罪的,咱们还是进屋慢慢说话。”

    看着张溥如此和气,比对方大不了几岁的范云昇一时也是颇为激动,毕竟张溥可是从前江南年轻文人的领袖之一啊。他的地位终究是和对方无法相较的,对方若是能够进入仕途,必然是要以入阁为目标的。在大明朝,钱总是及不上权力重要的。

    两人入屋后寒暄了几句,等到仆人将茶水送上之后,范云昇才进入了正题道:“我弟弟给我写的信,我昨晚已经看过。先生此次回京是想要有大作为的,还有着东海巡阅府和公司驻日本代表的支持。

    我不过是区区一个商人,自然不敢干涉先生的大事。不过先生出国这么久,在京城恐怕有些人生地不熟,因此若是有什么杂务,请尽管吩咐下来,我自当为先生奔走。”

    张溥思索了许久,方才对着范云昇问道:“若是我想见一见四海贸易公司董事会的成员,内务府的代表除外,需要花多久才能帮我联系好?”

    范云昇想了想说道:“只要是在京的董事会成员,一周之内,应当没什么问题。先生是想要一个个见,还是一起见?”

    张溥不假思索的回道:“自然是一起见。不过再同各位董事见面之前,可否提供一批四海贸易公司的业务资料,还有关于大明海外贸易方面的资料,我在海外难以接触这方面的详细情报,想要先临时抱一抱佛脚。”

    范云昇沉吟了片刻,方才说道:“公开部分的能够拿出来,一些密级资料恐怕我就无能为力了。而且七日之后,我要派人送回去。”

    张溥的面色顿时轻松了下来,温和的说道:“这是自然的,我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些数据,并没有从商的打算,能够看到公开部分的资料就已经足够了。那么第二件事就是,在我同各位董事见面完成之后,我希望你可以再替我安排一下,让我同崔呈秀崔学士见上一面。”

    范云昇有些诧异的看了张溥一眼,终究什么都没说,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两件事一谈完,张溥也就没有再要求什么了。范云昇见状不得不主动提点道:“先生此次上京既然是想要有所作为,这人情走动上可需要一些帮助?这京城的阎王好见,可小鬼还是很难缠的,我已经为先生准备了一些,先生看看可够?”

    张溥看了一眼对方放在桌上的信封,不由便伸手推了回去说道:“我此次入京,可没打算见什么小鬼。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刻,我自当向员外张口。”

    看到张溥坚定的把信封推回来,范云昇只是迟疑了一下,便收起了信封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替先生保留着,先生有什么需要,给我一句话就成…”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网
资讯在线 久易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