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神圣典 > 第250章 血战拉格什(二)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夜深了,恩奇都靠在他们筑起的防御墙上,望着袅袅的篝火出神。

    他刚刚拒绝了扎吉西要他单兵刺杀乌鲁卡基那的命令,虽然他有这个能力做到。

    双方不可避免地大吵了一场。

    “我们应该堂堂正正地去征服对手,至少乌鲁卡基那配得上这样的尊重!”恩奇都说。

    扎吉西跳脚大怒,“你知道你的‘堂堂正正’需要付出多少战士的牺牲来换取?不,也许我们面临着失败,之前所有的牺牲都白费了!”

    恩奇都想说,这场仗本来就不应该打!但他忍住了。

    一个人冷静的时候,他在脑海里翻阅着系统提供的古代资料,一个刻满楔形文字的圆锥形土锥在空中缓缓地旋转漂浮着。

    这是乌鲁卡基那的“自由锥”之一,圆锥体上覆盖着他的法律条文和写给神的铭文,出土于拉格什寺庙遗址的地基附近。

    “确保强大的孤儿或寡妇不会被征服。”恩奇都轻轻地念道。

    这些“自由锥”是在古代编年史上无法替代的、世界上第一个有文件证明的建立公民基本法律权利的努力。

    这些法律限制的都是国王的权力所依赖的人——用军队支持自己的贵族、赋予自己神性光环的祭司、为国王办事的官吏、付出金钱支持战争和大型开销的富商。

    即使是在后来几千年的历史中,也没有一个国王能彻底地致力于保护人民不受自己盟友的侵害。

    而“乌鲁卡基那自由锥”出现的时间,是公元前2300多年的洪荒时代。

    不幸的是,这些自由锥没有得到它们真正应得的荣誉,即使在人类社会的进化过程中,它们与著名的汉谟拉比法典、大宪章或美国权利法案同样重要。

    系统忽然插话了:“在战争的时候同情对手,这似乎不合时宜啊!”

    恩奇都说:“我也劝过自己,就当这是游戏好。就像打怪一样灭掉那些迎面而来的敌人,最后他们的生命都化作了主角赚得的积分点数,好让我一步登天……

    但是,这游戏太真实了啊……”

    系统说:“那就将一切当做是远古的尘埃,早就被历史的车轮碾过去了。”

    “历史的车轮……”恩奇都苦笑,“尘埃里总有发光的东西吧?就像乌鲁卡基那的自由锥一样。”

    “发光的东西总会留存下来的,就算他死了,也影响着后世的变革。”

    “那我是不是不应该太代入其中了?”恩奇都问。

    “这些事你就不应该参与!一旦你选择在某一边站队,就不可避免地偏离本心。

    当然参与也好,这样就能替我搜集到更多的历史资料了……”

    “那你来跟我说说温马人的‘正义’吧,好让我心理平衡一点。”

    系统:“好吧。

    温马和拉格什之间存在着长期的仇恨,为了争夺两个城市之间古伊甸园的肥沃土地,他们已经交战了一个多世纪。

    最初的边界由基什王麦西里姆来裁定,但是他的裁定似乎有利于较为强大的拉格什。

    温马对此从未感到满意,因此它的军队经常越过边境,把边境的界碑砸碎。

    战争不可避免地接踵而来,然而被打败的总是温马人(在一百年中只有两次例外)。

    后来拉格什允许温马人在划定的土地上耕种,但是出产粮食中很大比例的一部分,必须用来偿还土地的租金。这个政策使温马在经济上成了拉格什的附庸。

    温马经常无法偿还贷款及利息,因此它的军队将再次跨过边境。这是一种无能为力的姿态,他们从未长期占领过这片领土。

    战争的循环持续了好几代人,而输的总是温马。

    因此,当卢格尔扎吉西有机会彻底战胜拉格什的时候,他要为一个世纪以来的耻辱和失败复仇。

    所有温马人都梦想着有一天能战胜拉格什。”

    恩奇都叹气:“就是说,战争的两方都各有各自的正义,也有其各自的罪。或许我真的不该搅和进来。”

    他想起了丹凝,她也许是唯一一个不想征服拉格什的温马人。这次对拉格什的战争她没有参加,实际上她一直在反对父亲的这种侵略扩张政策。

    ——还是老婆和我意见相和。

    由于拉格什过于强大(加上恩奇都的消极怠工),拉格什和温马的战事持续胶着了一段时间后,卢伽尔扎吉西无奈退兵了。

    但是温马人不会这样轻易放弃的。

    扎吉西回到乌鲁克后,继续厉兵秣马,调集他征服的各大城邦组成一支庞大的混合军团,再次向拉格什城发动攻击。

    拉格什顽强抵抗,第二次围攻又失败了。不过温马军在战斗中杀死了乌鲁卡基那的儿子,给拉格什王造成了沉重的心理打击。

    第三次的时候,卢伽尔扎吉西用金钱雇来了北方的闪族军队。

    闪米特(简称闪族)的游牧民族每天都在用长矛和弓箭打猎谋生,他们比农民出身的苏美尔人更彪悍、更擅长作战。

    恩奇都暗暗皱眉,外国人被雇佣来解决苏美尔的“国内争端”,似乎不是件好事。

    第三次战役史无前例的残酷,仇恨的双方杀红了眼,全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在史料记载中,拉格什的军队顽强抵抗,直至每个战斗分队的军人“十不存一”。

    这一次,卢伽尔扎吉西终于赢了。

    拉格什城门被攻破,温马军长驱直入,开始了骇人听闻的洗劫和杀戮。

    百年以来的失败和屈辱在这一刻爆发,他们屠杀拉格什的士兵和平民,使这个城市不再有反抗能力。

    他们洗劫富有的宅邸和王宫,因为卢伽扎吉西在士气低落的时候曾经许诺,待到城破后,一切财富都任由他们索取,以补偿之前所有的艰苦卓绝和壮烈牺牲。

    此刻正在发生的暴乱比地狱中的景象还要可怕。这是同类之间的相残,所有人都丧失了理智。

    恩奇都唯有尽力约束自己的部下不要去杀人,若是抢劫财物,那就随他们去吧……

    在军中威吓了一番,下了死命令后,他又带领这一班愿意追随他的人员去拯救平民。但是在整个城市数万人的暴乱面前,个人的力量似乎杯水车薪。

    王宫已空,乌鲁卡基那在人们忠心的护卫下逃离了拉格什城,去往东部的宗教中心吉尔苏避难。

    温马军洗劫完王宫之后依然没有满足,又冲进了各大神庙。

    神庙是苏美尔各国的经济中心,那里集中的财富是王宫无法比拟的。

    抢劫者将神庙中无数的白银、黄金和青金石装入了袋中,捆扎在一起,连恩利尔和乌图祭台上的银器也不放过。

    他们洗劫了宁玛赫神庙、宁达神庙、卢伽尔乌鲁布神庙、伊恩古拉南舍神庙,阿玛格什蒂娜神庙,甚至失去理智地放火烧毁了迦图渡神庙、杜牧兹阿布祖神庙和安塔苏拉神庙。

    (为了不着痕迹,伊南娜的椭圆形神庙也一视同仁。)

    这种暴行在苏美尔战争中是很少见到的。

    恩奇都之前经历的战争都是按照较为“文明”的规则进行的内战:如果一个城市迅速投降,一般都能得到宽大的处理;顽抗的时间越长,它最终倒台时的命运就越糟糕。

    但最糟糕的也不过是支付更多的战争赔款,而不是彻底的洗劫和屠城。

    此时的拉格什城已经完全被当作了异族的城市对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神圣典》,”,聊人生,寻知己~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网
资讯在线 久易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