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真建筑师 > 第97章 我的目标,是盘个手串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包尘显笑道:“这孩子,你以为是打游戏呢,还能给你爆一堆装备和金币出来?”

    然而话音未落,项小牡就扬手亮出一颗黑色的大珠子,说:“师父,摸到一个!”

    包尘显:“……”

    项小牡又跑到另一具残尸旁边寻摸起来,也不知为何,面对这些血呼啦啦的残留之物,他一点儿都不害怕,大概是吃了勇力豆还没过劲的缘故?

    或者,厨子切肉的时候怕过肉片吗?

    但这几具残尸都被四只青狮啃得差不多了,黑紫色的血液就像桑葚或者蓝莓的浆果汁,沾在手上粘稠兮兮的,项小牡翻了几下,又找到一枚黑色珠子,然后站起身甩着手说:“奇怪了,居我观察,应该一共有四枚大魔珠的,为何只能找到两枚,剩下的两枚呢,难道被吃了?”

    一想到“被吃了”三个字,他扭头看向四只青狮,心想,可别真吃下去了啊!那玩意恐怕不能消化的,到时候,难道还得去扒拉诗史(狮SHI)?

    果然其中一只青狮腮帮子微动,正咕唧咕唧地不知道在嚼着什么,听到项小牡说话,这只青狮歪着脑袋看向项小牡,它呆想了好几秒之后,张开嘴,噗噗吐出了两枚大黑珠子,瓮声瓮气道:“就说啥咯牙,比骨头硬,半天嚼不烂,吼~~”

    青狮说话非常简略,但意思表达清楚了,它刚才还真没注意,把魔珠不小心吞进口中了,得知项小牡在找什么珠子,才知道这玩艺不是吃的啊。

    项小牡笑着走过去几步,拾起了青狮吐出来的两枚大黑珠子,这下便齐了,共四枚,加上上一次捡到的那枚,共有五枚了,而蜚梧先后给项小牡贡献了两枚。

    他把双手连同珠子伸到师父面前,说:“师父,有没有净身术之类的帮我清洁一下?”

    包尘显汗道:“为师不会,话说你用词能不能准确点……”

    话才说了一半,一只公狮走过来,很贴心地帮项小牡把双手和四枚大黑珠给舔干净了,然后还撒娇式地想让项小牡摸它的头。

    项小牡:“……”

    他犹豫了一下,一边抚摸这只青狮,一边趁机在它柔顺的鬃毛上擦手,蓬蓬软软的,手感真不错。

    擦得差不多了,只听公狮说:“等一哈寻个地方给鹅洗澡,鹅滴毛都叫你蹭污咧。”

    项小牡:喵喵?鹅毛?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公狮其实是想洗澡了,故意过来碰瓷的吧!

    究竟是人比灵兽聪明,还是灵兽比人精?

    这时,造物衡值印所筑堡垒空间内,所有黑雾魔影都已被吞尽、收缚尽了,古印变回原本的样子,飞落到项小牡手中。

    不等项小牡与它进行意念交流,它就很自觉地把四枚黑珠子全都吸进了体内,再次帮项小牡净化这几枚“珠宝”。

    元昼旅站在旁边,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本想让项小牡给总盟两枚,拿回去研究,结果还没等他开口,古印就很霸气地全吞了?算了算了,不能和小辈开口要这点战利品,下次有机会再说吧。

    却听包尘显问:“徒弟,你捡这么多魔珠做什么?有一枚玩玩不就够了么?”

    项小牡说:“我刚才在想,怨魔族手中的这种黑珠子应该有不少,他们很可能是批量制造的,因为蜚梧丢了一枚,很明显又领了一枚,所以我的目标是,攒一堆这样的魔珠,全都净化了,不能打孔的话就用金线编成串,戴在手上,没事就到闹市区的人堆里面盘珠子,或者每天晚上去听相声,喜剧电影上映的时候就看全天场,反正咱也不差那点钱,等到一串珠子里面全都装满了炼化出来的快乐小精灵,然后再打架的时候,就能召唤出成百上千个棉花糖,铺天盖地的扑过去糊人满脸,是不是就可以无敌了?”

    包尘显愣了片刻:“徒弟你这想法很有创意……”

    然而他在心中哭笑不得,还能正经收个徒弟不,为什么收来的徒弟一个一个都是歪的?莫非建筑师这一门就要完结在本尊手中了?

    项小牡双手一合收了古印,又把四只青狮镇兽收回到灵兽袋内。

    此时天空中星光已淡,天色已经微亮,五人重新呼吸到了山村中清新的空气,看看四周,村长家的房屋是彻底倒塌了,但所有的村民都安然无恙。

    项小牡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无比轻松,甚至还有那么一丝自豪与骄傲,这一夜总算没有白忙,保全了所有的乡亲们啊。

    总盟的修士们开始分头善后,有的带着抓捕到的小魔先行离开,有些修士则忙着给村民们施展催眠术和遗忘术法。

    他们替换了村民们的部分记忆,给村民们植入一段新的记忆,把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在他们的记忆中改成了:有一个公司打着征地的名义威胁所有村民,幸好警察及时赶到,解救了所有村民,抓走了恶人,并查处了那家非法的公司……

    村民们像梦游一样各回各家,倒头大睡,等天亮以后醒来,他们就会彻底忘掉昨晚到凌晨所经历过的一切,被新的记忆所取代。他们也许会晕乎三五天,但这是不可避免的轻度后遗症,对身体没有伤害。

    包尘显顺手将村长家的房屋恢复如初,而蜚梧带来的大堆现金便留在村长家,修士们给村长又植入了一段记忆,让他在天亮之后把这些钱分给所有村民,全当心理伤害的补偿。

    天亮时分,所有修士清理完了战场,陆续从桃花泉村撤离。

    元昼旅再次来到包尘显和项小牡面前,微笑着说道:“这一次贵宗师徒又有大功劳,包总想兑换什么奖励?”

    包尘显哈哈一笑,仍然是那句话:“元总盟主觉得本尊还缺什么?功劳都给本尊徒弟兑换吧,只不过这次可不能再用狼牙棒糊弄了,得换个更好的。”

    元昼旅说:“大壮世侄只有一品中阶,眼下就算有再好的法宝和武器,他也没法使用啊。”

    包尘显斜眼看着元昼旅:“看不起本尊徒弟怎的?元总盟主您想想,您上次见本尊徒弟的时候,他才是什么境界?今日呢?所以您就尽管把总盟私藏的好东西拿出来吧,别怕徒弟用不上!”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网
资讯在线 久易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