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碧月剑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一言不合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说了之后对面明显是感觉有些不爽,因为这个白云一就是在这里坐着也不走,没有表明接下来的时候会玩儿一个非常深入的玩法,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时候还可能是赚不了白云一太多的钱。

    虽然刚才付出的钱已经让一个家庭感觉到有些震惊了,因为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付出了那么多的钱。

    但是这些钱还是让对面的人感觉到非常的不满意觉得就这一点钱是没有什么太多意义的,因为来这上面的人非富即贵,既然是来玩的话他们觉得就要好好的坑一下。

    换句话说就算是他们自己输了其实也会觉得无所谓,本来这个也是一个正常的玩法,其实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尽情的玩一下,坑钱是其中的一个目的,其实最主要的是享受这个过程。

    而不是说这个过程变得非常的平淡无奇,他们会感觉这样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的话也就觉得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当然什么事情都是他们决定肯定是不行的,他们几个人还在一起利用自己的一些方法坑白云一呢,本来就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肯定不能什么事情都顺着他们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继续发牌,对方好像有点不耐烦了,于是乎都开始要玩儿起来了。

    莫瑜笑了笑:“这才是正常的玩法呀。”

    施博张在旁边点了点头:“其实这些人估计都想着开始要挣钱了。”

    这一次白云一的运气还算是可以,来了一个顺子,然后白云一决定在这一次爆发一下。

    还是扔了三百宇左右,但是这个数量和上一次一样,对方也没有特别的在意,几个人没有一个跑的,全部都跟牌,就在白云一这个地方逐渐变高。

    到白云一的价钱偏高,所以后面跟的人也就开始价钱偏高了,这总体的方向也就开始偏高了。

    看来是比较符合白云一的主意的,等到白云区这边的时候,钱已经开始堆积到桌上了,桌子上的钱比较多,但是因为桌子的比较大,所以也并不是特别的显眼。

    本来几个人以为白云一可能不会再继续跟了,他们没有想到白云一直接把价钱提高到了一千宇。

    莫瑜咽了一口唾液,然后拍了一下白云一:“这个我觉得有点过了,你要不要先稍微拉低一点。”

    白云一蔑视的看了一下莫瑜:“你这个家伙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多说了,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心理战术,我估计他们几个人肯定会跟起来的!”

    白云一玩牌的时候确实比莫瑜多,经验可能也比莫瑜丰富,莫瑜的优点就是在于学习能力比较快而且文化素养比较高,所以在这种场面上其实也有一定的作用。

    并不是说读书在这个地方就没有任何作用,其实在某种方面来说也是有很强大的作用,有强大的作用就是来源于自己对内心的控制。

    就像自己对毒瘾的控制一模一样,所以文化在这方面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建树,所以作为赌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并非说有文化的赌徒就能够作为一个常胜将军,尤其是在这有庄家的赌场里面,没有人能够是一个常胜将军,不会是出老千一直没有让别人发现。

    要不然的话只要进入那个行列当中,基本上就是属于这辈子肯定会输,有时候觉得自己赢了不好,其实仔细算一算钱的话发现一段时间内肯定会输很多的。

    在这个地方有输有赢那就意味着自己输了,没有赚钱那就是意味着自己赔钱。

    价钱提高了之后几个人都感觉兴奋,好像是这个时候能够开始要尽情的玩游戏了,甚至这个时候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互相看了一眼的意思就是这个时候我们要坑他一下,后面的人看起来也不服输。

    也是要开始把这个价钱给涨起来,但是他们可能有所怀疑了,怀疑可能这一次白云一张牌比较大一点,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如此嚣张。

    估计这个时候要开始有一些小动作,所以说就在这个时候莫瑜就往那边看着,有一个非常犀利的眼神看着他们,尽量就是让他们坚决不要出老千。

    后面那几个人好像几个打手,就是莫瑜施博张还有林睿锋,其中林睿锋是最像一个打手的人,首先一点就是身材比较强大,也不知为什么做商人的这些人身材都比较魁梧。

    所以林睿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打手,他们可能认为白云一是一个富家女,在这个地方玩一下,但是因为家里人不放心,所以特意派了一些人过来看一下。

    但是事情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

    当然了这种情况这种想法看起来是最正常的。

    一般来说男女朋友,就是普通的男女关系,如果来赌场玩的,基本上都是男的坐下女的在旁边看,但是现在这个事情反过来了,就说明那些男的地位可能稍微低一点。

    虽然说在极国当中男女的地位还算是可以,就是说女生的地位绝对不算是特别的低,当然不可能完全的平等,某种情况上来说女生的地位还是要低一点的。

    但是绝对是比附近的几个国家强了不止几倍了,至少在极国当中,一个女人凭着工作养活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只是说可能会受一些人的非议,比如说为什么这么大了还没有嫁除去,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周围可能就会有一个这样的情况,但是大体的情况来说都还算是比较好一点,因为只要是内心强大就完全可以了,怕就怕的是自己都坚持不了的事情。

    但是这个事情对于别的国家来说估计就成为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比如为什么到这个年龄还没有成婚,这个女人一定是一个坏女人。

    别的国家可能会有一个这样议论,而且还会采取一些行动甚至说会辱骂,但是在极国当中虽然会说一些话,不过绝对是不可能产生一些辱骂的。

    因为如果辱骂是甚至说动手打人的话,我完全是可以去状告官府,审判堂会协助此事,而且也不会出现太多的偏袒。

    审判堂一般是一些文人气息比较重的地方,这个地方对于这种行为的容忍度是非常非常高的,甚至说对这种行为是非常非常认同,这样的情况一般来说是相对公平。

    绝对的公平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无论是别的国家还是极国,这个事情都是不可能出现的,这是一个绝对的公平情况。

    感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

    所以最后说一个总结,在极国当中这些女人是可以安稳的生活,因为附近的农村租房子还是完全可以的,再城中找一个文职的工作并不算特别的难。

    最难的一点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早起晚走,因为只能是在附近的小镇住,那么需要起早一点,到城中去进行工作。

    或者说找一个能够管吃管住的文职工作,但是大多数的文职工作是不会管吃管住的,做女人其实一般还是需要从学堂出来。

    因为如果不从学堂出来的话这种文化底蕴没有那么高,可能一些商行也不会需要这样的人。

    但是有了文化底蕴或者是读过学堂之后,一般来说商行是会接受这样的文职人员的,无论是官场还是说商行大多数的整理资料的人都是文职人员。

    这个当然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原因就是在于男女的性格差距,女人的心一般比较细,对于这种资料的问题绝对也是不可小觑。

    女人比较心细的情况就可以让这种资料整理的非常方便,再加上整理资料无论是在商行还是在官府当中都已经成为一个定性,也就是说他们的工作其实过程都是一样的。

    不同的地方就在于需要整理资料所花费的心思,一般女性就能够比较细腻一点,细腻一点就能够把一些资料整理的非常完善,无论是对于官府来说还是对于上海来说都算是一个比较好的事情。

    所以说女性角色才能够成为后勤或者是文职人员的主力军,再加上写的字也是比较秀美娟秀,让人能够看起来赏心悦目,资料写的比较清晰的情况之下,也能够让寻找资料变得比较简单。

    综合以上所述,女人在极国活下来并不算一件特别难的事情,要考虑就是老了以后的事情,如果老了的话以后会不会有人照顾自己。

    这也是成婚的一个原因之一,但是如果觉得自己的钱足够请人来照顾自己的话,那么这件事情肯定会变得非常的容易,年轻的时候如果能够积攒一点钱财的话,一个人生活下去也不算是一件难事。

    当然了大部分的极国女人是不会这样做的,毕竟两个人生活是有能够减少一定生活成本的能力的。

    最主要的说的还是极国的女人地位相对来说比较高一点,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某种方面来说极国也是会管家务事的。

    这种家务事并不是说一些琐事,比如说你出去找别的女人了,我出去找别的男人了,这这样之类的。

    他们管的是钱财上的问题及其暴力上的问题,如果说发生了一些暴力事件,那么这个事情就可以归为极国的官府去。

    比如说发生一些财产上的纠纷了,休妻休夫这个事情在极国都是可以出现,事实上这种事情也比较常见,虽然说相对于整体的数量来说这个事情没有那么常见。

    但是也确实有非常多的事情发生,非常多这样此类的事情发生。

    至于说为什么可以同时出现休妻还有休夫,这个最主要的原因又是极国给予崇高的女性地位。

    当然这个事情来说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无论是休妻还是休书,都需要一段非常长的审判的时间。

    这个审判的时间内都会考察这个夫妻之间的感情,官方如果看到只是一时冲动的话,那么肯定最主要的做法就是劝说,劝说他们尽量还是好一点。

    毕竟夫妻的感情还是在那里,只是说因为一些吵架或者是一些别的事情导致感情有些不好,短暂地想去分离这件事情那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如果长时间夫妻执意如此的话那官府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够是判定他们彼此分开。

    虽然说女性的地位非常的崇高,但是就这种情况而言,如果分开了的话还是女性比较不容易再次找到一个可以成婚的对象,男性相对来说就没有那么复杂。

    所以一般休夫女性需要考虑很多方面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是感情破裂过不下去了,又或者是其他的方面。

    不过最终如果真的有那种感情破裂的非常严重的,这种事情来说,其实官府一般就会认定判决就可以了。

    没有什么太多迟疑的地方,很多都是需要经过严密的调查,其实官府也不是特别好做,其实在面对这种家务事的时候,很多人并不一定能够做得很好。

    即使是非常的有经验,处理过这一类的事情的时候,一般也不是特别的好处。

    所以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个事情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绝对是正确的。

    大多数的人都会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很决绝,但是越决绝容易把这个事情恶化下去。

    最初回到女性的问题上面,就是现在白云一被认定为一个富家女,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对于他们这个观点上来看。

    这些富家子弟观点上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就认为女的地位在同等条件情况下就是比男的低。

    因为在他们的这种富家家族当中,女性一般是会认为是别人家的,对女性比较好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感情。

    总是觉得女人就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所以最后他们会觉得这个家里面的东西最后还是自己的。

    对自己同等级的女性也会有一种傲慢的心,还有一点就是在于这个国家可以娶妾,从这个方面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女性角色的地位的不认同。

    当然白云一肯定不是一个富家女,最多就是一个官二代而已,而且还不是特别的有钱。

    这些钱估计够她挣几个月的了。

    但是白云一的心还是非常狠的,尤其是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那种心狠的程度就不用多说了。

    扔出去钱之后对面已经把钱跟倒了一倍,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价钱已经来到了两千宇左右,就这个时候跟的单数,这是每个人跟牌的数量,就已经来到了这个下面总体的数量。

    是相当的厉害!

    莫瑜还是劝解了一下白云一:“那个我觉得我还是放松一点,要不然的话待会你就下不去了。”

    施博张看着也是有些眼花缭乱,觉得他们玩的有点太过于过火了,看来每个国家都是有一些有钱的人的,现在看起来这个国家有钱的人还不是特别的少。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错觉而已,大学其实就是在于其实这个国家有钱的人并不是特别的多,比起来极国那肯定就不需要多说了。

    首先就是这个人数差距的问题,就算是相同的比例的情况之下,人数的差距也肯定会不少。

    但是很明显,这个比例上也有很大的不同,极国商业非常的发达,对于这个有钱人的比例上面也是比这些国家要多很多的。

    只是说这个国家很多的有钱人都聚集在了这个地方,所以就感觉这个国家的有钱人好像非常的多一样,真实的情况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白云一还是那个态度:“哎呀你请问你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说话,如果你还继续说话的话,那我真的要把你给轰下去了。”

    莫瑜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实这个桌子上钱非常的多,但是现在也已经快要铺满一层了。

    林睿锋看着莫瑜的样子也是安慰了一下:“没事没事就算输了还有不少,待会儿我在找人补点钱就行。”

    其实这一点就是莫瑜担心的地方,莫瑜其实不是特别林睿峰付出太多的钱,如果说付出太多的钱的话感觉欠的越来越多。

    毕竟关系还没有那么好,虽然说这几天的旅行让他们的关系看起来比较好一点,但是这个事情好像就只是一个错觉而已。

    所以莫瑜不想让人家付出更多的东西,所以说这一次莫瑜觉得还是尽量到此为止,把自己手上的东西全都输出去,也没有得到也没有失去,感觉这样的话就已经很好了。

    但是看起来白云一如果把那些输进去的话,应该还是要需要再加一点东西的。

    过了一会儿之后,第二圈有些人弃牌了。

    不过只是象征性的弃牌,第一次也是象征性的把钱给加上了,主要是没有那么玄乎。

    等到再来一圈的时候,这边就只有白云一和其中的一个男性了。

    莫瑜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赌博能够赌到倾家荡产,不知道为什么赌博对于一个及时再富有的人,也是会让他们输得体无完肤。

    这就是其中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有时候是经不起诱惑的,这种快感是很容易让人上瘾的。

    上面的钱怎么也得有两三万宇了,莫瑜感觉自己在三十九城现在也就是剩了那么多钱而已,出去那些买字画用的还有平常的开销,基本上也就剩下这些钱而已。

    但是现在就在一个赌桌上展现了出来,其实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件事情。

    等到了要开牌的时候,白云一被开牌,不开盘的话也不行了,就算是别人不开牌的话白云一这边也快要受不了了,因为快要达到一个最高的限度了。

    白云一终于把牌给打开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白云一,白云一觉得自己的牌比较好所以就敢如此大胆。

    但是看起来这一次真的要快输光了,如果运气不是特别好的话。

    牌打开了之后对面的人倒是没有那么在意。

    莫瑜张开自己的嘴,变成了o字形,因为这一次白云一竟然赢了。

    竟然这个词好像用的不是特别对,在白云一本来就是牌不小,赢了的话也是在预料之中,不赢的话也是有完全的可能性。

    对面的牌也是比较大的,是两个对子。

    当然了还有一个规则,就是如果平局的话会怎样。

    其实一般来说是有平局的这个概念的,虽然说概率较小但是也是绝对存在的。

    一般平局的话,那么桌子上的钱就由他们来分,如果是下面的赌牌方式,也就说是两个人的话,那么就是各自把各自的钱拿回来。

    除了那个服务费之外,就是说这一局游戏没有人输没有人赢但是你需要付出一点服务费,大多数人都是可以接受的。

    现在白云一牌比较大。

    所以赢了这一局的游戏,立马兴奋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边几个人就开始帮助收钱。

    上来的时候是有一个服务人员给一个大箱子的,就是为了能够把钱装在里面。

    估计让一些没有钱的人看到都会拼了性命过来抢。

    莫瑜帮助白云一把钱给整理好其实莫瑜这个人是有非常严重的强迫意思,就是想把那些钱放的好好的,但是现在这个时间上不允许。

    只能够是一下子就把这个钱扔到箱子里面,让莫瑜看着非常的不舒服。

    对方倒是没有特别的在意,一个人好像也没有感觉出来什么,其中一个人对白云一数了一下大拇指,说了一句他们听不懂的话。

    林睿锋翻译一下:“这才叫玩游戏,所以待会儿千万不要怂啊,如果觉得牌比较好的话扔钱就可以了。”

    白云一笑了笑:“我怎么感觉这是怂恿我借钱的意思,行了行了我们继续吧。”

    给发牌的人做了一个手势,意思就是继续。

    旁边的莫瑜其实有些担心,但是对面是使了一个计策,万一真的让白云一在这个地方上瘾了的话,真的不一定能够拉住白云一,莫瑜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

    继续接下来的出牌。

    如果说接下来不玩大的基本上是足够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些服务人员开始上一些点心还有茶水,其实这个地方非常大,旁边还有一些小桌子,还有一些小板凳。

    这些地方就是供那些跟随赌牌的人而来的朋友坐的,坐在这个地方其实还是感觉到比较舒服的,还是能够让人有一种被照顾的感觉。

    莫瑜还有施博张坐下来喝一杯茶水,林睿锋在旁边站着倒没有动。

    莫瑜笑了笑说:“林兄不如坐下来喝杯茶水吧。”

    林睿锋摇了摇头:“你们先喝吧,我在这里看一下。”

    白云一运气不可能永远那么好,这一次白云一输了不少的钱,当然了比起上一次的话是少了不少的。

    因为牌不是特别的大所以中途的时候白云一笑着就退出了。

    对方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样子,让莫瑜感觉到对方也绝对是一个老手,感觉到刚才的那个情况是一个铺垫而已,就是让白云一赢钱的那个事情。

    继续接下来的活动,就这样来回五六圈之后,期间有输有赢,不过还是输的次数比较多一点,因为扔牌的次数还是比较多一点。

    终于有一次让白云一来了一个比较好的牌,而且这个牌一来就是非常好的!

    白云一面目表情虽然没有展露出来,但是首饰已经让莫瑜感受到了。

    莫瑜觉得对方可能也能够感受到这种情况,所以站起来来到白云一的旁边,装作没有看清白云一排的样子又看了一遍。

    白云一直接就来了个两千!

    刚才也并非没有一个这样的情况,刚才也是有这样的情况存在的,就是上来的时候就来两千宇左右。

    对方的动作林睿锋观察的清清楚楚,林睿锋轻声地对莫瑜说:“我现在特别怕他们出老千,偷偷的换牌组成四个一样的不是特别的难。”

    这个确实没有那么难,人数多了所以说这个牌的数量是上升了三倍,所以这种好牌的几率也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

    当然也只是相对于来说,出现四个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但是通过换牌肯定就比较容易出现了。

    不过现在白云一的运气到达了三个。也就是说出现了三个一样的,这一次白云一的底气当然要足了很多了。

    下一个人好像觉得白云一有点过于嚣张了,也不知道是表演也不知道是真的,直接就扔出来五千宇,说话是下了莫瑜一大跳的。

    这个国家的有钱的人都这样,这是莫瑜想想极国的有钱人估计也是差不多,只不过是不在外界展露出来而已。

    一般来说是对于他们自己人表现出了这种事情。

    所以莫瑜还是觉得比较惊讶,果然还是自己没有钱,果然还是自己太穷了。

    接下来就有人开始扔牌跑了,不过这个时候牌比较小还不扔牌跑的话,这个演技肯定不太合格。

    所以说下面还有下面的一个人扔牌就跑了,不过莫瑜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也就是说没有发现一个出老千的行为。

    没有发现出老千的行为之后,最后只剩一个人了,不过这个钱数还是涨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钱数。

    最后的除了白云一的一个人就是白云一的下家。

    扔出来了一万宇,莫瑜赶紧的提醒了一下白云一:“如果你不开牌的话接下来你就没有开牌的机会了。”

    其实对方可能看出来了白云一的钱并没有那么多,他们几个人的钱真的是成箱成箱的装的,当然了,看起来比较多如果真的要输的话还是输的比较快。

    白云一也知道这个事情,为现在马上就要到了一个冲破的关头,自己这个时候如果不开牌的话,那么下面的钱自己投入的都已经回不来了。

    因为再也没有那么多钱去开牌了。

    其实莫瑜觉得这个规则有点不太好,因为如果到了最后一个人的话可以把这个开牌的资金下降成两倍,四倍的资金在原先的时候倒是可以理解,因为原先的时候人数确实有点多。

    但是到了最后两个人的话用双倍应该也算是可以,感觉有的人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就比如说现在的一个情况,让一个人承担更多的风险,当然这个行为是非常不合理的。

    白云一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于是乎把自己所有的钱,应该是几乎所有的钱倒在了桌子上,说要开牌。

    白云一也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把这些自己的牌扔在了桌子上。

    对面的人笑了笑,说了一句话。

    林睿锋翻译:“哎呀牌不小,但是看起来的话你要输了。”

    莫瑜顿时出现了冷汗,果然是输赢转瞬即逝,也就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对于他们那些有钱的人也许来说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白云一来说应该几乎就算是倾家荡产了。

    莫瑜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白云一的牌竟然比他的要小,因为白云一的牌是三个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了。

    也就是说除非是对方三个更大一点的或者是四个相同的,要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大的过白云一的。

    对方轻轻地把牌给展开了,果然就是四个一样的。

    四个一样的牌映入了几个人的眼帘,让莫瑜感受到这个世界还真是缤纷多彩啊,这种事情竟然出现的如此之快。

    白云一倒是感觉无所谓,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莫瑜:“要不然你再去换点钱?”

    白云一的话让莫瑜简直都快要吐血了,这个时候再去换点钱?

    倒不是说没有钱了,只是莫瑜感觉到比较肉疼,接下来还得有十句左右,也就是说怎么也得花几百宇。

    如果是花在吃喝或者是住行,莫瑜觉得也就算了,但是花在这个地方莫瑜感觉到非常的不爽。

    但是莫瑜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好点了点头:“好吧好吧我去给你换一点点。”

    所有的人把牌放在了那一堆牌堆中。

    那个发牌的人正准备发牌的时候,这个时候林睿锋说了一句他们两个人没有听懂的话,这句话的意思是先不要发牌,我们应该先数一下牌。

    然后林睿锋把这句话的意思也说给了白云一和莫瑜听。

    莫瑜一听就懂了,对方可能出老千了,而且没有来得及把一些牌放进牌堆当中藏在自己的身上了。

    白云一顿时感觉到有些愤怒,当然莫瑜也感觉到有些愤怒。

    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

    但是每个人确实是有数牌的权利的,虽然说没有搜索对方身体的权利,但是数牌的权利还是可以有的。

    林睿锋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的地方!

    三倍的牌的数量是一百二十张,很容易就能够查清楚这些究竟有多少张牌。

    不需要多大的功夫。

    这个人也不需要征得别人的同意,这个时候就开始直接查牌了。

    莫瑜看了一下这剩下几个人的脸色,他们的脸色果然有些不太好,全部都看着林睿锋,好像林睿锋说的真的是真的一样。

    莫瑜心中已经有了五六成的把握,觉得对方可能是真的出老千了。

    就在数到最后的时候,发现少了整整有两张牌,也就是说这两张牌是在他们身上的。

    于是乎他们就开始交流了起来,一边交流这边林睿锋一边翻译。

    “他们有的人不承认,还说可能排在我们身上,但是服务生说如果不查下去的话那么是没有办法进行的,而且这样对其他的客人不公平。”

    白云一恨恨地说:“我这个人是愿赌服输的又想到他们竟然如此的不要脸!”

    莫瑜已经看出来了,刚才白云一就已经愿赌服输了,而且也没有什么狂暴的表现,但是对方的行为不但让白云一比较生气,也让莫瑜感觉到非常的生气。

    “最后他们商量出来了一个办法,”这还是林睿锋说的话,继续翻译,“他们商量说上一次的无效,谁还愿意赔偿白云一一定的钱数。”

    白云一直接就拍了一下桌子:“大声的说!凭什么还各自的钱呀,老娘上一次赢了好不好!老娘上一次赢了能赢五六万呢!”

    其实白云一说少了,上一次差不多得有八九万左右,白云一的算术不是特别的好,但是莫瑜的算术还是非常好的,在旁边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个事情给计算了出来。

    白云一的拍桌子但是让气氛感觉到有些紧张了,对方得有一个人也生气了,叽里呱啦的朝着这边说了一声。

    “他说我们不要太嚣张了!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出老千!”

    莫瑜本来以为这些人还真的不在乎钱,是现在已经看出来了,看出来这几个人的真面目,没有想到现在也是斤斤计较的,其实最后就是为了赢钱。

    当然了这是莫瑜生气的想法,其实对方确实不是特别的在乎钱,至少不在乎这个数量级的钱,他们现在最在乎的只是这个面子而已,被别人发现出老千还是感觉到有没有面子的。

    但是如果没有这件事情把这些钱就算是给白云一的话估计对方也不会特别的在意,也就是这个承认和不承认带来的问题。

    白云一是比较呛得,还是那个德性还是那个表情,说出来话的语气也不是特别的好。

    当然了林睿锋翻译过去的时候语气还是稍微比较缓和的,但是对面后面的女人开始叽叽喳喳了,这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这些女人站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时候让莫瑜顿时感觉到一个脑袋十个大,施博张也是想捂住自己的耳朵。

    感觉自己也快要头疼死了!

    莫瑜最后实在是忍受不了了,然后对林睿锋说:“要不他就按他们说的办吧!我快要头疼死了,赶紧玩完赶紧走!”

    白云一却不依不饶:“就他们是女人是吧,老娘也是女人好不好?”

    完全让莫瑜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就是白云一直接动手,莫瑜看着白云一站了起来来到了一个女人的前面,一耳刮子直接扇了过去!

    当然力量不是特别的重,如果说白云一是用自己全部的力量的话,估计这个女人一下子会被打在地上,甚至说可能会被打晕!

    莫瑜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没有办法善罢甘休了!

    语言不通再加上如此的咄咄逼人,首先是对方咄咄逼人。

    白云一打了一巴掌之后愤恨的说:“我最讨厌那些叽叽喳喳的人!有你什么事情!”

    虽然说对方没有听懂,但是旁边的一些女人都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开始往后退了一下。

    不过这一下气氛就更加的热烈了,几个男的把椅子往后一推,立马就站了起来!!

    指着白云一的鼻子看起来要进行辱骂,但是这个时候肯定不能够让白云一自己出头,莫瑜背上反正已经背了把剑。

    这个时候林睿锋站在白云一的前面。

    由林睿锋和对方的人进行交流。

    现在充当翻译的是施博张了,施博张说了很多的话,你的意思就是说今天饶不了莫瑜他们,一定要给一个说法,要不然的话就去官府要不然的话就在这里立马解决!

    这几天莫瑜也是打了不少的架,血腥之气也已经上来了!

    突然感觉自己的心痛有些暴虐,莫瑜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情,先是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心态,先让林睿锋去和对方交涉,如果交流的比较好的话,那就这样办了,如果交流的不好的话。

    莫瑜觉得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其实在这种地方直接打架跑了就可以了,就不要说这个国家了,就连极国也没有那么强大的调动能力。

    如果说这个事情状告官府,官府就能够立马封锁城池并且逮住犯人,就连极国也是不太可能的。

    除非是在城门上放狼烟吹号角,但是那是相当紧急的情况,一般肯定是不适用的,好东西不能够乱用,不能够用的非常的频繁,因为如果用的频繁一点的话就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这也无所谓的感觉。

    更何况这些国家还没有那么强大的调度能力,莫瑜觉得直接跑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想旅游也快到了尾段,直接跑到船上然后回去估计也查不出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网
资讯在线 久易源码